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武侠情色  »  [永生之烟水漫清影]
[永生之烟水漫清影]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免费观看禽兽级别禁片,1000部禁片大全免费]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永生之烟水漫清影】【完】
 

 字数:6048
 

    永恒神炉之中仙界之气弥漫,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此时烟水一……不,已经 成为万古巨头的她应该改称烟水天。烟水天在炉中仙气浓郁处幻化出片洞天。空 间不大,就只是一张可供两人宽躺的卧塌。帐幕、枕头、被席都是幽幽深蓝,衬 托得榻上一袭淡蓝衣裙的烟水天如仙子出浴,洁净透晶。
 
    烟水天在永恒神炉深处修炼已有一年,“外面已经过了12天,迟迟没有方寒 的消息传来,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本来欲一举修至不死之身的烟水天。由于心系郎君方寒安危,无法静心,是 以境界迟迟未能有所提升。只有体内蕴含的仙界之气越来越多。
 
    本身就是水神转世的烟水天虽然没有提升到不死之身的境界,但是自从成为 万古巨头以后,前世记忆渐渐恢复。其中就有水神大道——大玉水术。
 
    说起这大玉水术,当年也是名噪一时,和大欲火术同列三千大道中的第222 位。两大道术不相伯仲,唯一的区别是水术只有女性可修,火术正好相反。但是 一旦阴阳双修,那么两人都可直接修成另一大道。也就是说,习得大玉水术的人 只要和习得大欲火术的人结合,那么两个人都同时获得对方的大道,并且还能提 升本身的境界。
 
    当年鸿蒙道人之所以,能够修得2999大道,就是因为他和水神有过一夜之欢。
 大玉水术还有两大特性,一者可以提高男性修行者的修为,使对方的肉身和力量 更纯粹。另一个是一旦修行,必须每年有一次泄玉。也就是圆一次房。
 
    本来修行者本身的男欢女爱之情比较单薄,但烟水天不一样,她是天生的玉 水之神,没恢复记忆也就罢了。一旦恢复记忆想起前世的欢畅淋漓。心就再也安 定不下来,脑中尽是与方寒的缠绵翻滚。
 
    为什么是方寒?因为方寒是烟水天遇到的身体素质最好,冲击能力最强的人 之一。别说今世的修行界,就是远古之神,也不超过一个手掌的数目……如果放 在仙界,那方寒那一夜不倒的能力也是少人能及。而方寒夺了自己今世的处子之 身,所以尚未恢复全部记忆的烟水天脑子里一起相拥荡漾的就是——方寒。 
    这段时间,烟水天越来越把持不住自己,每当做完一件事,都会不由自主的 幻想自己与方寒合体,欲仙欲死。想着想着就会把自己的手伸到胸前柔软开始揉 捏,力道大小和方寒一般无二。
 
    不停口中唤着方郎,不停自己寻求着愉悦。当酥胸的刺激已经无法满足时, 烟水天就开始把手向下滑去,滑过小腹,越过肚脐,伸进裤中,轻轻摩擦起身体 那最敏感最神秘的三角地带。一触即魂飘九天,不可收拾。手上的动作不断加快 加重,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突然,烟水天淡眉一皱,口中本是有深又沉的呼 吸瞬间凭住,身体抽搐,只感一股热流涌出,透过衣裙湿了手指。
 
    榻上一片蓝色的媚靡,蓝被乱、蓝枕斜、蓝衣美人似力竭晕倒,蓝裙轻摇扭 腰肢,吐气如兰,不时发出一声低吟。良久,一脸超红的烟水天才缓缓睁开双眼, 眼中一片水雾。似是刚才的激情还未散得干净。
 
    “哈哈,想不到,堂堂烟水天,万古巨头,竟然会做出如此不堪之事,水神 之荡,果然名不虚传。”一个声音突然响起,但烟水天并没有感到诧异。因为, 说话的是梵清影,烟水天今世的密友。可是现在的梵清影已是囚中之物。若不是 烟水天想独自占有方寒,早已让方寒将其夺其心智,收入后宫。
 
    “清影,你未曾经历,怎会知道当中的欢乐。”烟水天声音带着疲惫过后的 疲软,娇柔而糜烂。一股春意正在渐渐弥漫。“哼,我要窥寻永生之路,怎能将 心思放于如此不堪之事。”梵清影语气中充满不削。
 
    “哈哈哈哈……清影啊清影,你现下已失去自由之身,哪还有机会窥得永生? 不如安心诚服于我和方寒,那样自然前途无量,不若,你连踏入长生秘境的机会 都没有了。”烟水天笑得无比欢畅,仿似听到了人世间最大的笑话。
 
    “本来我不想和别的女人一起享有方寒,但是这一年里我想通了,毕竟你是 我今世唯一的至交,如果你真心归顺方寒,那么我不介意和你一同分享,哈哈, 清影,那次一同沐灵泉之时,我已看到你羞处乃是亿年难得一见的玉龙包窟。不 善加使用,简直是暴殄天物啊。”
 
    “你…………你这个卑鄙,无耻,不要脸的荡妇,哼,即时你是万古巨头, 也耐不了我何,我体内有弃天神帝施下的弃天真力保护,除非是修至长生八重以 上境界,不然伤害不到我的本命天地法相的。”梵清影口势强硬“等到神界大势 挥踏玄黄大世界,我自然会被救出去的,你还是想想怎么和你那奸夫方寒保住性 命再说吧。”
 
    “哼,神界又怎么样,方寒有大气运之人,甚至有机会会窥破永生秘境。我 当你是好姐妹才给你机会。你竟然如此不识抬举,罢了,要不了多久我就会带你 到方寒身边去,到时候看看你能不能抗得住大普度术,哈哈,那时,我会让方寒 好好对待你的。”烟水天也不生气了,调笑着梵清影。突然,烟水天烟水闪过一 点光亮,因为她想起了一件事,一件让她无比开心的事。
 
    大玉水术中有一个秘法可以让贞烈玉女瞬间变为荡娃漾妇。
 
    “清影,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愿意归顺我和方寒么。”烟水天心中已经打 定主意,若不归顺,就将迷乱其心智,让梵清影来解自己欲渴。所以,她很认真 的问了梵清影最后一次。
 
    “不要做梦,我会等着看你们怎么死的。”梵清影眼睛虽然瞎了,但是还是 感到了烟水天犀利的神情,心中突然一个咯噔,但是不相信烟水天对自己有什么 办法。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梵清影。”烟水天的神情一下子变得无比妖媚,暧 昧地看着梵清影。口中开始念起了咒语………………。“玉液之祖,我以我欲为 引,诚心拜祷。”
 
    烟水天口诀一起,自己就变得妖媚了几分,眼神水波迷离,眉头微蹙,整个 神情却满是欢愉之色,让人明白痛并快乐着是什么神态。同时从烟水天身前不断 出现了一个个和她身姿相仿的蓝色波纹,摇曳着赤裸裸的曲线向着梵清影飘了过 去。一道又一道钻进了梵清影体内。
 
    玉此女荡漾,欲此女荡漾………………
 
    在人型波纹转入梵清影神识的同时,烟水天口中不停反复重复着这句话。 
    “你在做什么,这是怎么回事?”一开始梵清影以为烟水天不过是想动点手 段逼迫自己,但是聚起体内的神力在神识中抵御却没有受到一点攻击,正在考虑 烟水天究竟想做什么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微微热了起来。而且竟然越来 越热,那怕是运用神通在体内调节都没有办法改善。当梵清影开始觉得神识有了 一丝模糊,身体微痒,口中干渴时,终于发现了其中的不对劲“烟水天,你对我 做了什么,怎么会这样?”
 
    “哈哈,梵清影,我已经给过你最后一次机会了,是你自己不好好珍惜,现 在我对你施了大玉水术中的秘法——万恶玉为首。以后你就会是一个不折不扣的 荡娃漾妇,再也找不回自己,放心吧,妹妹我会好好呵护你的,而且,我还会让 出方寒来疼爱你。哈哈哈哈……”
 
    烟水天看着开始慌乱的梵清影,心中异常痛快。更加挑逗着说道:“不要压 制着自己的欲望,一旦你经历过,你会爱上那种感觉的,你会无时无刻想要,清 影,相信我吧,一下,我就会帮你找到应该属于你的快乐。我这做妹妹对你算不 错了吧。”
 
    “你……你无耻。”梵清影的身体越来越热,口干舌糙,无论怎么运起神力 都没有哪怕些许的改善。而且下身的隐秘部位开始有了异样的感觉,梵清影忍不 住把大腿夹得紧了些,但马上她就反应过来,又放松了大腿。现在的她开始害怕, 因为她已经开始不能控制自己的思维。一旦开始害怕,那就说明心理防线已然跌 至谷底了。就差那么一点点就会崩溃了。“水,我要喝水……”口里越来越干, 梵清影虽然强行控制自己动手去解身上之痒,但是已经几千年没有过的口干的感 觉不断侵蚀着她的精神。
 
    “其实你不是想喝水,你是想要………”烟水天起身慢慢爬向跪坐在卧榻边 上的梵清影“想要有人这样对你这样,对吗?”说着慢慢的把手伸向梵清影的脖 子,轻轻摩挲。
 
    “嗯~ 嗯~~”梵清影被触及脖间的肌肤,忍不住微微呻吟一下,但是马上就
 又忍住了,死死要着嘴唇想要留住那最后一丝丝的清醒。这已经是她最后的一丝 清醒,她不想让烟水天看到自己那么羞人的样子,那会让她感觉自己很下贱。 
    烟水天看着梵清影潮红的面颊,紧皱的眉间,心中不来由得有一丝玩虐的冲 动,收回手来“清影,不要强忍了,我知道你也想要,对吗。只要你答应我和我 一起伺候方寒,那我马上让你恢复正常。怎么样?”
 
    梵清影被这句话一激,清醒了少许,梵清影没把握自己还能坚持多久。,心 中暗自打了个小算盘“不如先答应她,以后总会有机会的。至少现在不会被她玩 弄。”“好吧,我答应你。”
 
    “答应我什么?”烟水天看着梵清影的神色变化,早猜到了她的心思。不过 她也不点破,继续调戏着梵清影。
 
    梵清影本身已经透骨之红的脸蛋越加红了几分:“恩~ 我愿意和你一起伺候 方寒。”最终梵清影还说说出了口,随即催促烟水天“你还不快点让我恢复。” 
    “恩,我马上就帮你揭开万恶玉为首”听到烟水天这么说,梵清影心下稍安, 但是目盲的她却没看到烟水天嘴角的那一丝诡笑。
 
    也不见烟水天施展神通,而是移身缓缓转到梵清影身后,然后,突然飞快地 将双手梵清影的腋下伸过,也不管梵清影是否疼痛,用力抓住梵清影胸前的两峰 柔软。
 
    “啊!”猝不及防之下,身体充满渴望的梵清影发出痛苦而又快乐的一声叫 喊。“啊,你做什么,你不是说帮我揭开秘术么,不要那么用力,好痛~ ” 
    “哪有那么容易,你当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吗,你在想,先躲过这一次, 以后再找机会逃走,对吧,哈哈,好姐姐,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了,先,就让妹 妹我带你体味人间最快乐的事情吧。”说着,烟水天化爪为捻,捻的是梵清影酥 软最顶处的那两颗早已硬起的米粒。
 
    “呜~ ”梵清影本来就被大起大落的心理变动打乱了心神。快要顶不住万恶 玉为首的迷乱,这一捻之下,梵清影的所有精神都化作浮云,她的心随着这浮云, 飘啊飘啊飘,在烟水天不停捻柔下,突然,梵清影清吟一声“呃嗯~~”同时腰身 一挺,向后弯成一个半月型,一身白裙下半部分皆尽湿透,三角幽泉若隐若现, 裙子已经失去了它应有的作用。
 
    看着软在榻上的梵清影,烟水天一脸嘲弄的笑容。“清影啊清影,我告诉你 这是人世间最快活的事,你说对不对?”说着弯腰跪在梵清影身侧,双手轻抚着 梵清影的脸,慢慢的把自己头低下,用自己泛着淡蓝光泽的嘴瓣贴上梵清影红润 的双唇。
 
    “呜~ 呜呜~~”虽然被万恶玉为首玉惑之后的人会丧失神智,徒留玉望。但
 是梵清影毕竟曾是神通秘境第一人。一身修行名符其实,在一次泄玉之后,神智 又恢复了一些清明,可是神力却是如何也提不起来了,此刻的梵清影,不过就是 一个盲眼的普通女子。更何况是在万古巨头的烟水天面前,她已经没有了任何反 抗的机会。只能做出无力的挣扎,发出抗议的声音。可惜,烟水天不会放过她, 也没人可以救得了她,清醒,反而会让她承受更大的痛苦。
 
    而真正的痛苦,现在开始了。
 
    烟水天早料到了梵清影会恢复短暂的清醒,也知道在万恶玉为首的压制下她 没办法运起体内的力量,所以肆意地吻着梵清影,从唇移到脸颊,再移到耳根, 然后轻轻咬了一口耳垂,又用舌尖缓缓扫着耳廓,终还对着耳孔吹上一口热气。 如此种种,左右两边不断反复,使得梵清影从耳朵到脖子红的仿似快要滴出水来。 
    梵清影不断摇晃脑袋,晃动腰肢抗拒着,但如何是烟水天的对手,且不说境 界上的差别,单是水神天赋玉秉这一点,对付梵清影已绰绰有余了。单是两瓣蓝 唇,一丁香舌,还未曾触至脖颈。已经又勾起了梵清影心底的欲望。此时的梵清 影痛苦的是自己为什么是清醒的。要那么清晰地感受着烟水天对自己的凌辱。盲 眼留不出泪,但心却是在滴血。
 
    可是在伤心的同时,梵清影同时还感到,一阵热流从小腹沿体涌上。这个一 开始被万恶玉为首攻击的感觉不一样。这阵热流是那么的令人舒服,让人想要放 松身体,任由它在体内四处流窜。伤心、悲愤不断撞击,让梵清影身心疲惫,恰 好有那么舒缓的一个感觉,她不由自主地放松了身体。感受着热流的流淌。 
    殊不知,这流淌的就是玉流,梵清影不知道,也再也没机会知道,就是这一 股玉流让她不知不觉就坠入了永劫不复的玉火轮回之中。
 
    而烟水天,要的就是这样。伏压在梵清影身上的烟水天很清晰地感受到了梵 清影身体的变化,知道梵清影心理防线已经到了极限,而且这一次一旦被攻破, 以后就是一个只知泄玉的玉女了。那样即时方寒不在身边也可以享受到玉仙玉死。 想到此番,烟水天不禁笑得更添几分荡漾。
 
    其实此时就算烟水天不再碰梵清影,梵清影最后也会被玉水秘术——万恶玉 为首侵蚀心智,万劫不复。但是烟水天想做的是,要在梵清影失去心智之前,尽 可能的戏谑她,在对她的羞辱中或缺前所未有的快感。
 
    戏谑已然开始。看着梵清影放松了身体,烟水天知道时候到了,停止了对耳 朵的纠缠,把唇滑下到了颈上。
 
    “嗯~~”梵清影身上的热流正好流到脖子,这一吻,吻得梵清影浑身酥软。 不住呻吟。由于知道自己无力抗拒,梵清影也不再抵抗,任由烟水天动作,只盼 自己能早些失去心神,不再受心理上的折磨,如此一想,反而开始享受起烟水天 的触抚来。
 
    “呵呵,想要享受么,现在还太早,等下有你难勘的时候。”烟水天看透了 梵清影的心中所想,也不去管她许多,继续着自己的动作。
 
    唇在脖颈间拂动时,烟水天已经解开了梵清影的白色长裙。掀开前领,烟水 天就含住了左边的米粒,同时左手顺着衣内滑过腰侧,滑到臀部,轻轻抓捏,右 手则覆上右峰,或揉或捏,或掐或捻,不断变换,把梵清影的玉流引到了胸前。 
    梵清影的呼吸越加的急促。是不是忍不住发出一两声呻吟。烟水天很清楚的 看到梵清影神色一片愉悦。心中窃喜,目的就快达到了。
 
    当梵清影开始主动轻挺胸膛来迎合烟水天时,烟水天放弃了对米粒的蹂躏。 把唇下移,移到小腹,用舌头一点肚脐,然后继续下移,当移至黝黑丛林之时就 不在向下,而是调头向向上,重新攻击米粒,片刻后又像下移,不断反复。与此 同时,已经放在了梵清影的大腿上双手不断重复着一个动作,从膝盖到大腿内侧 相会处,不断来回抚摸着,但始终不染指玉龙包窟。
 
    起初梵清影还在为胸前突然空虚感到一阵不快,但是很快就被烟水天的动作 带到了另一个高谷。当敏感被接触时,瞬间到达谷顶,一旦离开,又马上跌至谷 底,梵清影的情绪就这样不断被带动了在高涨和低落间变换着。她的呻吟变得频 繁起来,最后一声接着一声,再未间断。
 
    这就是烟水天想要的了。她的手继续在大腿间驰骋。只是嘴上动作停了下来。 “清影,你想对我说点什么么?”口吻中带着无比的戏谑。
 
    本来打算好就这么放任自己到神智尽失的梵清影听到这句话。恍惚地应了声 “说什么?”烟水天用那充满媚糜的声音地柔柔告诉梵清影“说~ 我~ 要~~” 
    如果是其他话,那么梵清影会毫不犹豫地说出口,但是这两个字,她自认是 决计说不出口了,本来就打算放弃坚持,任由欺辱。烟水天竟然还要那么羞辱自 己。梵清影咬紧嘴唇,狠狠地挤出一个字“不”
 
    “如果你不说,那么我就不给你。嘿嘿,看你能坚持多久。”烟水天毫不在 意梵清影的坚持。她自有办法。
 
    重新开始用嘴唇在凸峰与密林间侵袭。但是动作渐渐快了起来。手在大腿内 侧的拂动也在不断加速,而且故意不时触到清泉之口,一触即离。
 
    在这样的双重冲击之下,梵清影再如何意志坚定,也是忍受不住,娇哭叫到 :“我说,我说,我要……”
 
    烟水天没有停下动作,故意又问了一句,“清影,你说什么,大声一点,我 没听到。”
 
    “我说~ 我要~~啊~~~~~~~ ”烟水天等的就是这一刻,在梵清影口中吐出要
 字的瞬间,烟水天的口堵住清泉,用力吸榨泉水。把吊在谷顶的梵清影一下子推 到了九天云霄。
 
    清泉喷涌,烟水天汲取不及,溅得两人浑身湿透。梵清影身体不断抽搐,久 久未歇,人早已晕了过去。心理欢悦的烟水天精神带着几分疲惫,和梵清影叠卧 而眠沉沉睡去。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很Q的电鱼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1-12-09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