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淫荡人妻  »  [我的爱妻──钱英](1-9)
[我的爱妻──钱英](1-9)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免费观看禽兽级别禁片,1000部禁片大全免费]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我的爱妻──钱英
 

 排版:tim118
 字数:23760字
 TXT包: 【我的爱妻──钱英】(1-9).rar (24.91 KB) 【我的爱妻──钱英】(1-9).rar (24.91 KB)
下载次数: 42



 


                (一)
 
  仿佛新婚燕尔还不够浪漫似的,我和钱英又去看了场晚场电影。影片情节动 人,也不乏激情场面。主人公动情之时,我也与钱英两手相牵,四目相对,爱火 在胸间跳动,然而在这样的场合,却只能听凭其空自燃烧。
 
  等不及结局的到来,我俩匆匆离开影院。夜风微凉,情火更旺,两人几乎是 小跑着回到家中。
 
  我和她喘息着,一进门就紧紧拥抱、亲吻。钱英的手先搭在我的肩上,然后 慢慢移至我的胸前,解开了我的衣扣。
 
  我的皮扣也被解开,一只颤抖又冰凉的小手伸进我的内衣之中,握住一根火 热的肉棒,拇指在它的顶端摩挲着,像是要取暖。但却差点让我泄了火。我赶紧 除下自己的衣物,而后有点粗野地脱光了她的衣服。钱英靠在墙上,仍喘息着, 眼神中有些害怕,但更多的是渴望和期待。也许她也觉得老公应该有一点男人的 野性。
 
  我靠上去狠狠地吻她,同时一只手提起她的一条大腿向侧面分开,另一只手 在她的小乳房上揉捏着,下身向前一冲,用力地顶了进去。
 
  钱英「哼」的一声,她还从未经受过老公这样直截了当的方式。她睁大媚人 的双眼似乎有些不满地瞟了我一眼。可我哪里顾得上这个。再说钱英下身早就湿 透张开,我担保她并不是因为痛苦才这样看我。
 
  开始后,我和她动作和速度十分缓慢,但却很用力。我狠狠地向上一耸,钱 英便会随之身体颤动,然后发出一阵悠长而沉重的呻吟声,同时紧紧搂住我,用 指尖在我背上划出道道指印。我向后退去,钱英跟着我的下身向前而来,这时我 又用力一耸。钱英发出「嗯」的一声,屁股撞在墙上,发出低沉的撞击声。我一 连几下,那墙便发出连续的咚咚声。
 
  我的肉棒全根尽入到钱英的阴道中,开始小幅度的抽动,但速度加快。我的 小球一前一后拍打着钱英粉白的小屁屁,发出清脆好听的「啪啪」声,还有钱英 的身体撞到墙上的声音也因为抽幅的不同而一同发出肉声。钱英的粉穴不停地随 我阴茎的动作而一开一合,阴水不断泌出,汇成一条细流,滴到地板上。 
  「不……要,现在不要。」钱英颤声说。
 
  我明白她的意思。放慢了速度,直到将阴茎从她阴道中退了出来。我跪在她 的腿间,亲吻着她的大腿内侧。我低头,看见地上亮晶晶的水迹。而且不断地还 有热热的水滴从上边掉落下来。我抬头伸出舌头,接住了后面的几滴「仙液」。 
  然后索性低下头吸吮起地上的那滩水迹来。
 
  这时又有几滴水滴到我的头上,并传来了动人的笑声。
 
  我站起身来,扶住她的纤腰,让她转过身去。钱英又送了一个媚眼,娇声道: 「哥哥,你又要想什么法子来整人了。」

   「哥哥不整人,哥哥要让妹妹开窍、开心。」
 
  我捧着钱英那娇小玲珑的白嫩屁屁,摸了好一会儿,直到实在不能自持,再 扶住她的腰,顶了进去。
 
  这次同上次一样,由弱到强,由慢至快。我一手搭在她的腰上,一手伸到她 胸前揉着她那双小小的乳房,把她的粉色小乳头捏得发红,涨大,变硬。 
  钱英娇声细吟着,也用力向后顶着她的屁股,我被她弄得快意不绝,不觉仰 头欢叫起来。钱英听见我的叫声,愈加起劲,又使劲扭动她的小蛮腰来,这使我 从主动变被动,跟着她来回左右的运动。我万万没有想到纯情的小娇妻钱英会这 样天才,或是她骨子里本来就是……反正享受她的人是我。
 
  钱英的小嘴发出动人的呻吟声,比她平时的任何哼唱都要动听百倍。她晃动 的马尾在我眼前扫来扫去,有点碍眼,于是我解开了她的发结。顿时,她那美丽 的长发轻轻飘逸,更加动人。
 
  这时,一次长距离的抽动,让我的肉棒从她阴道中滑落出来,我刚一楞神, 钱英飞快地转过身来,一面搂住我的脖子,上身贴住我,而两腿曲起,附在我身 上。我喘了口粗气,一手托住她的屁股,一手将肉棒送进了她的下身,又抽动起 来。
 
  过了一会儿,两人又换做侧面干了一通,最后还是回到背位,我疯狂的动作 着,钱英则毫无顾虑地大声叫欢。我喊着她的名字,告诉她我要泄出来了。 
  钱英转过头有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啊………什么……什么……哦,好, 你……泄吧。」
 
  于是我一阵猛烈地抽动,最后向前一顶。两人发出嗯嗯地叫声。而后我一撤 身,阴茎弹跳出来,我捏住阴茎,一阵乱摆,白乎乎的精液像雪花朵朵,洒落在 钱英雪白的小屁股上。
 
  我气喘吁吁,一下子跌坐在身后的大椅子上。钱英则微微娇喘,漂亮的大眼 睛含着笑意。我也向她笑了笑。
 
  「来。」我轻声唤她。
 
  钱英笑着,一屁股坐到我的腿上:「你还行吧?」
 
  「你这样轻视我,要有所付出的。」
 
  「什么付出?」
 
  「快乐的代价。」
 
  「那我倒是情愿,就怕你不能。」
 
  我二话不说,先捧住她的双乳,摸了一通,然后,一手揪住一个乳头,一口 含住一只乳头,吮了一会。钱英闭上双眼,长长的睫毛颤动着,像是已经在付出 的样子了。
 
  我仍不「饶」她,又换到另一侧乳房,如法炮制了一番。钱英不再矜持,而 是小声地哼哼起来。而那温热的水滴,又落到了我的大腿上。
 
  其实我早已勃起,就等她充分动情。我的阴茎头触到钱英下体,钱英立即张 开双腿,用毛茸茸的下身摩擦我的肉棒,然后向下坐去。
 
  「等不及了吧。」我笑道。
 
  「该死!」钱英啐道。可动作却没有停止。
 
  我巧妙地躲避着钱英的动作。
 
  「你干嘛?不要嘛!」
 
  「说,妹妹要哥哥进去。」
 
  「不!」
 
  「那你自己想办法好了。」
 
  「嗯。妹妹,……要哥哥进去。」
 
  「什么?」
 
  「妹妹,要哥哥的那根进去妹妹的身体里去。」
 
  「自己想办法。」
 
  「好啊你。」
 
  钱英叫了起来,然后不由分说,一把捏住我的肉棒,送了进去。她满足的哼 了一声,然后睁大眼,示威般看着我,同时也已屈身上下动作起来。
 
  「我故意的,哈哈。」
 
  「坏!」
 
  之后进入主题,我被钱英抱在怀中,上上下下的动了一会儿,我眼眶的余光 扫到她身后的镜中,看到她美丽的背影,还有她漂亮的小屁屁在我下身抬起放下。 在她雪白的屁屁间则是一根红红的肉柱和缩成一团紫色的肉球,看着这鲜艳的色 彩,听着爱人动人的欢吟声,教人如何不陶醉呢?
 
  钱英快乐的享受着轻视她老公的付出,她吟声不绝,动作不断,有时还故意 停下动作,屁股往下压,有时则会扭动几下腰肢。我的肉球就会被压得通红鼓涨。 于是我用力向上顶了几下,钱英发出几声嗯嗯声,我便感觉从她的屁股下边,顺 着我的绣球,流下一股热热的粘液。
 
  这时,两人动作又开始加快。下体相触发出声音。我有点奇怪,因为这声音 似乎不如刚才响脆。我又往身后镜中看去,并不真切,于是我搂住钱英的腰,抬 高她的屁股。我看到她屁股上粘白的一片,心中有些不解。但立即我冲动起来, 因为我想起这是我刚才射在钱英屁屁上的精液呀!钱英的股间仙水不停涌出,顺 她的屁屁流到我的肉球上,而我的肉球刚刚紧贴钱英的屁股,沾了不少自己的精 液,现在被水一冲化开,小红球变成了小白球啦。
 
  我心里真是痒痒透顶,只想尽情放纵自己。于是用力冲顶起来。钱英又颤声 要我别急,可我真是不能再坚持了。钱英无奈,猛地起身。可是已经晚了,阴茎 从她阴道中弹了出来,却仍矗立着,并且一阵抖动,一条乳白色的水线从我阴茎 头上喷射出来,最近的落到钱英的阴毛上,另有一些呈一条直线落到钱英的小肚 子,胸前,还有几滴落到了钱英的乳房上,其中一滴不偏不倚地,正落在钱英粉 色的乳头上。
 
                (二)
 
  又是一个宁静的夜晚。浴后的我倚在床上,心不在焉地乱翻着杂志。身上干 得很快,倒不是因为天气的原故,只因那团心火又在烧灼着我。
 
  浴室中隐约传来曼声的歌唱,和着哗哗的水声,她似乎并不着急,可这一些 却让我无法克制。
 
  我站起来去推浴室的门,居然被反锁上了。这时我听见传来了钱英格格地笑 声。
 
  「好啊你,我真受不了了!」
 
  「好哥哥,再等一会嘛!」她撒娇道。这声音无异是火上浇油,但我也无可 奈何,只好重新回到床上,盯着那门发呆。
 
  我听见一阵响动,远远地还飘来一阵清香。我转过头去,紧闭双眼。可恶的 是,我不动,她也不动。还是我投降了,猛地睁开眼。果然见钱英笑吟吟站在床 前。她身披浴衣,半开半掩,美丽的身体若隐若现。我狼性大发,起身就要扑上 去,钱英小指在我头上一点:「老实点。」然后她上床跪在我的面前,微笑着脱 去了浴衣。
 
  我再也按捺不住,还是要起身。我的脑袋埋进钱英的胸前,啾啾地吮舔着她 那可爱的粉色小乳头,一手还不停地的揉动她的另一侧乳房。我抱住她的小腰, 就要往床上按,却又被她推开。我有些不解,侧脸看她。钱英呵呵一笑道:「今 天我是凤在上,你这条小蛇给我屈身就下。」
 
  「行,朕准你就是了。」
 
  「得了。」钱英笑道。
 
  我的身后垫了两只枕头,我双手抱头,舒服地躺着,钱英向前侧过头和我吻 了一会儿,然后跪在我的腿间。
 
  钱英的阴毛不多,但还是弄得我小腹痒痒地。我伸出手,爱抚着她的乳房, 等她有了反应以后,口舌也加入了进去。不多时,钱英的双乳变得又硬又大,而 她的腿间的温度和越来越高,并且主动用她的小腹在我的下身摩擦着,而我的小 棍经此一弄,早就矗立起来,穿过她的黑毛,顶在了她的小腹上。
 
  我重新躺了下去,这时钱英抬起屁股,抓住我的阴茎,她的小手温软细嫩, 微微颤抖。钱英停了一下,她发觉我的阴茎头上有几根黑毛,短短地,卷卷地, 当然是她的。她拈起她的阴毛在我眼前晃了晃,然后放在我的胸口上。之后,她 慢慢地坐了下去。
 
  我立刻发动引擎,向上做冲击运动。钱英并无动作,任我耸动。不过很快地 她就有了响应,开始做起落练习。当然幅度不大,速度也慢,她的小屁屁抬起时, 我那根东西大半还在她身体里,她落下时,肉棒又全根尽入,不过力度颇大。里 面的肉尽力摩擦,外边肌肤相亲,则发出清脆的啪啪声。
 
  热身过后,进入正轨,钱英主动加快速度,起落的幅度也变大,她的屁股抬 起时,我的大半根肉棒露出体外,坐下时,却还是全部进入。钱英开始大声叫床, 我怕我会很快射出来时,她又停了下来,然后开始玩花样,前后左右的转动腰肢, 我尽情地享受,同时想到:这到底是谁在调教谁呀。
 
  钱英又开始冲刺,这次我全力迎合,狠狠几下抽动:「哦……哦……嗯…… 
  哼……「钱英的声音也被我操得发颤,但她马上还以颜色,下边一阵猛墩, 我张口放开她的乳头,后仰倒在床上,同时也大叫起来,同时下身向前一耸,钱 英长长地发出了一声吟叹,一屁股坐在我的腿间。
 
  钱英喘着气,眼光扫到我的下身,那东西不争气地渐行渐退。「喂。」钱英 不满地瞧了我一眼。
 
  「请娘娘允许小的告退。」
 
  「不许。」
 
  钱英也顾不得那东东粘粘湿湿,伸手就去揉摸它,她的手上立时粘满了白乎 乎的精液。可小肉棒还是有些萎靡不振。
 
  钱英分开大腿,将她温热的下体迎上来,在我的阴茎上擦动着,黑黑的阴毛 上点点滴滴的,像雪花片片点缀着大地。可我还是没有太大反响。
 
  钱英发出娇嗔,索性挪到我的身边,分开双腿,自己分开两层阴唇,用她那 沾满我精液的手指在里边涂摸挖动。这下我可把持不住了,一头扎进她的腿根, 不容分说一阵乱舔,钱英快意呻吟着,一手在我发间抚着,另一手又探到我的下 身,握住肉棒上下搓动。终于这次肉棒重振雄风,在钱英手中便一跳一跳起来。 
  钱英立刻又移到我腿间,分开我的双腿扛在肩上,而后一屁股坐了下去,我 如何料到她竟如此狂放,自然激动不已,奋力相迎。
 
  她不断发出尖叫,摆动长发,随着她的一起一落,她胸前那对可爱的小白兔 也欢蹦乱跳,那两只可爱的红眼睛更是扑闪不已,我赶紧起身,搂住她的小蛮腰, 同时在那红眼睛上一阵吮舔。钱英又长吟了一声,下身一阵颤动,双手环抱住我 的头,紧紧贴在她的乳房中。
 
                (三)
 
  余波未平,我偎在钱英的怀中,随着她胸部的起伏,我闭上眼睛,聆听着她 砰砰的心跳,仿佛置身于夏威夷或是长岛的波涛中,虽然令人激越的冲浪时刻已 经过去,但却仍令人回味无穷。
 
  渐渐地,风平浪静,浪花的手轻轻掠过我的发梢,缓缓滑落到我的后背,柔 柔爱抚着我的心灵。
 
  此时,我又好似来到加勒比或是地中海,变成一叶小舟,随海风在水云间荡 漾。
 
  我想告诉温柔的海浪:我已厌倦了四处漂流,只愿在你的怀中沉沉睡去,哪 怕从此不再醒来。
 
  「喂!」钱英在我轻声唤了一声。
 
  我并未作答,而是更紧地抱住了她,更深地将头埋进她的怀中。我仍闭着双 眼,贪婪地吸着她双乳间的阵阵清香。那是一种残留的浴液同女人体液混合而成 的美妙气味,是我一生中闻见的最醉人的女人香。曾经历过多少次恰似这样的温 柔,却从未像她令我这样真正懂得什么才叫做「温柔乡」。
 
  这样钱英又轻轻地叫了我一声,我抬起头,也附在她的耳畔柔声说道:「抱 紧我。」然后又低下了头。
 
  钱英甜甜地一笑,然后也闭起双眼,双手环绕,抱住了我。
 
  也不知这样过了多久,钱英又轻声问道:「好了啦,你想让我抱你多久?」 
  我还是闭着眼睛,答道:「一直、永远,把我们俩抱成同雕像。」
 
  「什么像?」
 
  「春宫像。」
 
  「讨厌啦你!」
 
  「那就艺术一点,像『沉思者』」。
 
  「罗丹?」
 
  「要超越罗丹,比他更有内涵。叫做沉睡者好了。」
 
  「我不喜欢。」
 
  「那就米开朗琪罗。」
 
  「大卫,呵呵。你和他比什么呢?」
 
  「比~~~~~~」我拉长了声调,好像想不出来似的。
 
  我搂着钱英的手从她光滑幼嫩的背抚了下去,伸到了她的股间,却未作任何 停留,而是挺直了身体。我捏住了自己的阴茎伸到钱英的小屁股上揉擦起来。 
  「嗯、嗯……」钱英立即发出了几声呻吟,随后又继续道:「别这样,人家 问你问题了嘛,回答不出想转移视线啊。」
 
  我不回答,反而动作更大。
 
  「你呀!」钱英不由自主的哼出了声来,颤声道:「好吧,你要妹妹就先陪 你,不过一会还要告诉我哦。」同时将下体凑了上来。
 
  我的阴茎早已雄起,顶在钱英的两腿之间,「嗯~……嗯~~妹妹要……妹 妹~~~要。」钱英娇喘着,将下身往下靠去。
 
  我向上迎合,只觉钱英秘处热火朝天,竟还有几滴浓液落到我的小头之上, 令我不由一阵颤动,刹时已至玉门关外,我却屏住呼息,过其门而不入。钱英一 声娇吟,不解地低头望着我。
 
  我作恍然大悟状,笑着对钱英说:「有答案了。」
 
  「什么呀?」
 
  「大鸟啊!」
 
  「什么大鸟?」
 
  我用力向前一顶,「就是这只大鸟啊,比大卫更刚硬。」
 
  「下流!」钱英粉脸含笑,轻轻地骂道。接着又柔声说道:「行了,做正事 吧。」说完脸色更粉了。
 
  「夜还长着呢。」我笑着答道。
 
  「春宵恨短。」钱英的脸又粉了一层。
 
  「我还有一比呢,这回是比你。」
 
  「是吗,比做什么?比得不好我就~~~~」
 
  「就什么?」
 
  「你自己心里明白。」钱英抿嘴笑了起来。
 
  我又作沉思状抬头凝视着钱英。
 
  「看什么看,自己老婆不认识啦。」
 
  「自己老婆所以才看不够,难道你要我看人家老婆吗?」
 
  「太美了!」我赞道,却故意不去看她如花般的表情。
 
  我又一次将头埋到了钱英的怀中,吻着她胸前淡淡的一痕。我顺着她的乳房 四周中亲着,慢慢来到地心的中央,我伸出舌头顺时针舔着她那粉色的乳晕,却 故意不碰她那娇艳的红红的小乳头。
 
  我听到钱英又发出了醉人的轻吟,胸脯在急剧起伏,眼前的小乳头也矗立涨 大,于是张开嘴将它含进口中,用上下腭紧紧压住,用牙齿轻轻叩住乳头,用舌 头缓缓摩擦。
 
  「啊~~啊~~」钱英发出了快声,这时我张开嘴,钱英的乳头跳了出来, 微微抖动着,我伸长舌尖,细细地绕着她的乳头舔了起来,然后再用双唇含住乳 头,并不吸进嘴去,只用舌尖去舔、浅浅地吮吸,这反而让钱英更加快感,她紧 紧抱着我的脑袋,性感的小嘴欢声不绝。
 
  我那只大鸟也感觉她的下身热气腾腾,水雾迷漫,而且更是蠢蠢欲动,不断 将下体靠将上来,想要吞没我进入她的身体。
 
  我下不为所动,上面却更大动特动,口手并用,左右开弓,在钱英的双乳上 放肆着。
 
  钱英急急喘息着,贴着我耳边娇吟道:「哥哥你又想不出答案了是吗?先和 妹妹做爱吧,做完后你就想起来了,对不对?妹妹已经准备好了,快点!」 
  我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笑什么呀!」钱英涨红着脸,喘着气,不知是气急还是「性」急的样 子,十分可爱。
 
  「我有答案了。」
 
  「你~~~!什么?」
 
  「你可比美神——维纳斯。」
 
  钱英一撅嘴:「才不要呢,断手的,怎么能和我比!」
 
  「所以我给你另起名字了。」
 
  「什么?」
 
  「刚才我做这事想起来的,你不叫维纳斯,你刚才的样子叫『喂奶吃』。」 
  「啊!?」钱英撒娇般尖叫一声,双颊绯红,双手捏成一团擂着我的胸前背 后。
 
  「反正总有那么一天嘛,喔,我真幸福,又尝到了什么叫做粉拳的滋味,哈 哈……」
 
  钱英又捶了我数下,似乎半羞半恼的样子:「等会儿看我怎么收拾你!」 
  「怎样?」
 
  「不告诉你。」钱英抿了抿嘴,又回复到平时清纯可爱的样子,但媚人的双 眼却似不经意地瞟了我一眼,然后又笑意盈盈地望着我。
 
  不光是我,我敢担保天下没有几个男人能抗得住她这模样的,我也知道我可 能会被戏弄一番了,可是我喜欢,我愿意,也许我等的就是这一刻呢。
 
                (四)
 
  两人就这样对视了好一会儿,钱英轻轻眨了眨眼睛,妩媚的发出一声娇吟, 她努起双唇作小喇叭状,抬头凑了上来。我也紧闭双唇,往下压去。不料重重地 压了个空,只觉钱英小手在我胸前一推,而后我的眼前一黑,紧接着耳边传来一 阵银铃般的戏虐笑声。
 
  我楞了数秒,突然反应过来,伸手去抓她,钱英却转过身去躺在床上,两手 边向后推搡着,边笑着说:「不给你,不行不行不行!」
 
  「就行就行就行!」我回答道,同时紧紧抱住了钱英。
 
  钱英紧绷身体,作抗拒状,嘴里却撒娇道:「不,你欺负妹妹。」
 
  「我哪里会欺负妹妹,我是要让妹妹开心、满足呀!」
 
  「妹妹不要了。」
 
  「是吗,那么说妹妹已经开心、满足了喽?」
 
  「坏人!」
 
  「说呀,只要妹妹已经开心、满足了,哥哥就不做了。」
 
  「嗯,妹妹已经……已经,开心、满足了。」
 
  「是吗,能让妹妹满足,我感觉很骄傲哦。」
 
  「有什么可骄傲的,让心爱的人开心和满足是应该的。」
 
  「哦,妹妹你是我的什么人呀?」
 
  「神经病,是你老婆嘛!」
 
  「是不是我心爱的人呢?」
 
  「你敢说不是!」
 
  「不敢不敢。那么妹妹爱哥哥吗?」
 
  钱英柔情的回答道:「是呀。」
 
  虽然一片黑暗,虽然此刻两人在调情,但我仍然可以想像她脸上的表情,心 中泛起阵阵温馨。
 
  「让心爱的人开心和满足是应该的吗?」
 
  「嗯。」
 
  「可是哥哥没有开心和满足,证明妹妹说谎了,妹妹不爱哥哥。」我用伤心 欲绝的口吻说道。
 
  「那是你要求太高。」
 
  我不说话了,开始采取行动,钱英半推半就地躲避着,抵抗着,眼看要就范 时,她用力挣脱了我的拥抱,拉亮了灯。
 
  「想通了。」我笑嘻嘻的说。
 
  「人家不理你了。」钱英小嘴一撇,侧身躺了下去,脑袋枕在玉臂上,背臀 向我,双目紧闭。
 
  我微微一笑,换个角度倚在枕上,开始欣赏这浑然天成的白玉雕像。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钱英的眼珠在眼帘上快速的滚动,长长的睫毛一 抖一抖,她的嘴角笑意轻漾,胸脯也开始急剧地起伏。
 
  这些早在我的预料之中,所以我不由呵呵笑出声来。
 
  钱英脸颊绯红,转过身说:「笑什么笑啊,有什么好看的。」
 
  「我在看睡美人啊!你不好看吗。」
 
  「你敢说我不好看,我要给你好看!」
 
  「那不就对了嘛。」
 
  「不许看。」
 
  「你是我老婆对吧?」
 
  「废话,又来了。」
 
  「所以啦,自己老婆看也不能看,碰也碰不得,叫我如何是好?」
 
  「讨厌,人家的意思是你不要光看不干正事。!」
 
  「哦,什么叫做正事啊?」
 
  「你~~~~!」
 
  我凑到钱英的耳边,吻着她那「云鬓欲度香腮雪」,柔声对她说道:「告诉 哥哥,其实妹妹很想要是不是?」
 
  「嗯。」钱英的声音甜蜜又温柔。
 
  「是呀,那么你想要什么你就对哥哥说呀,你不说哥哥怎么知道你要什么呢。」 
  钱英咯咯地笑了起来。
 
  我一边吻着她的面颊,一手抚着她光滑的背,一手放在她的大腿上。我从背 后倚住钱英,下身悄悄地移到了她的小屁股后面。
 
  钱英当然有感觉的,但她却收起笑容,微闭双目,作出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放在钱英腿上的那只手不老实地朝上挪动,触到了她的大腿根部,几根调皮 的手指钻进了钱英淡淡的阴毛之中。
 
  钱英发出一声娇吟,抓住我的手向外抽,但她哪有这个力气,手指变本加厉, 伸进了她的阴唇沟中…………
 
  钱英的口中发出美丽的颤音,双腿夹紧我的手。同时,一根滚烫的肉棒蓦地 硬生生顶在她的小屁屁上。
 
  「好妹妹,我来也。」我轻轻唤道。
 
  「不嘛。」钱英口是心非,因为嘴上说不的她将屁股往后撅了起来。
 
  我从后看去,钱英的小屁股光滑润泽,双腿微微分开,最诱人的是她那小小 的阴部从两股间突了出来,粉色的双唇向两边翻开去,神秘的仙人洞水光潋滟, 在灯光下发出炫目的闪光。
 
  我见犹怜,于是赶紧伸出「一阳指」,在那洞口揉擦着,那洞口在我动作下 时开时闭,洞中不时涌出几滴「天仙玉露」,我沾起那晶莹露水,放进口中舔吮, 而后又在那肉洞口搅动了一番,缓缓插将进去。
 
  我「食指大动」,当然嘴也没闲着,在钱英的发间、脸颊,背后,胸前亲吻 着。我觉得洞中有足够的空间,于是「五兄弟」的老三也加入了进去。钱英不断 的呻吟着,扭动她的腰臀。我俯在她耳边,悄声问道:「妹妹呀,舒服吗?快乐 吗?满足吗?」
 
  「啊啊,是呀,哥哥,妹妹要~~~~妹妹要~~~~」
 
  「妹妹要什么,妹妹想要什么就说呀。」
 
  「妹妹要哥哥的小鸡鸡。」钱英脸上粉粉地,却不由自主的笑出声来。 
  我故意粗声道:「什么什么,小……」
 
  「嗯,妹妹错了,不小不小。」钱英又发出一阵娇笑。
 
  我拔出手指,开始用阴茎头在她的肉洞口摩挲,同时逼问:「说,是什么?」 
  「大鸡鸡。」
 
  我哭笑不得:「不对!」同时下边用力一耸,又向后一撤。
 
  钱英咯咯笑着,转过头贴在我脸上娇声道:「妹妹要哥哥的大肉棒做正事。」 说完立即将头埋进枕间。
 
  我也知道早已箭在弦上,于是下体往前一送,大肉棒钻进了仙人洞。
 
  我一手伸到钱英的胸前,在她一对娇美雪白的小乳房上爱抚着,另一手则不 停地在她的腿间、屁股间游走。我低头望着我的阴茎在钱英的股间抽送。钱英曲 着身体,屁股用力向后迎送的我的动作。
 
  由于动作幅度很大,我可以清楚的看见我那粗大涨红的肉棒在钱英的股间前 后移动,钱英的阴户随着我抽动的节奏而一开一合,粉色的洞口不时的泌出些玉 液琼浆,在我肉棒的研磨下,发出滋滋的水声。
 
  我加快了速度,钱英欢叫不止,她的几片阴唇亦如风中的树叶般来回舞动, 我又放慢了节奏,然而却增加了力度,于是钱英的阴道口张翕时,深深地露出了 里面鲜红亮丽的肉道。这样反复了几回,在数次高潮的催促下,「春风终度玉门 关」的时刻到来了。
 
  我托住钱英的屁股,直起上身,下边猛烈的耸顶着,钱英抓紧床单,小屁屁 迎着我的动作往身后扭送,发出「啪啪」的响声,我仰起头,长啸低吟,钱英樱 唇轻启,曼声唱着快乐的咏叹调,当大肉棒化作春蚕,吐出最后一道浓浓白丝时, 我和钱英用美妙的颤音相和,迎来了欢乐颂最后的高潮。
 
                (五)
 
               当时的月亮
 
         当时我们听着音乐 还好我忘了是谁唱
 
         当时桌上有一杯茶 还好我没将它喝完
 
         谁能告诉我 要有多坚强 才敢念念不忘
 
         当时如果留在这里 你头发已经有多长
 
        当时如果没有告别 这大门会不会变成一道墙
 
        有什么分别 能够呼吸的 就不能够放在身旁
 
       回头看 当时的月亮 曾经代表谁的心 结果都一样
 
         看 当时的月亮 一夜之间化做今天的阳光
 
        谁能告诉我 哪一种信仰 能够让我 念念不忘
 
        当时如果没有什么 当时如果拥有什么 又会怎样
 
  屋子里很黑很静,静得听得见自己的心跳还有身边爱人甜美温柔的气息。 
  想知道这一次她是不是还在逗我,想轻轻地问她声:真睡了吗?却也真的忍 不下心。
 
  这些日子我俩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完全面对,然而除了美梦成真的阵阵心跳 回忆之外,却仍伴随着一种不太确定的感觉,尽管我一直以为这一切都来得太晚。 
  悄悄起身来到窗前,未拉拢的窗帘细缝偷偷钻进一缕银丝。刹那间一种陌生 而又熟悉的感觉袭来。小心翼翼地拉开窗帘,整个人仿佛置身于雪瀑中一般。 
  今晚的月色太美,美得会令人忘却记忆;今晚的月色太美,美得会令人想起 所有:那些刻骨铭心、欢笑与眼泪交织的日子。古人在明月如霜的夜晚思乡、在 望月的时候怀念远方的爱人和朋友。虽然今人不见古时月,却依然能记起那些与 她初识时的逝水流年,还有当时的月亮、当时的我和她。
 
  当时从学校毕业,还沉浸在象牙塔那无知的潇洒中,根本无法面对真实社会 的纷纷扰扰。不通世故的我偏要顶着一头毛刺倔强相对。
 
  那一年的秋天月色很美,听人说这说明这座灰色的城市会有一个多雪而缠绵 的冬季。我常常呆呆地站在窗前望着月亮,不是为了赏月,只是觉得那惨白的月 色正如我彷徨无助的心情。很快在那年初冬,我失去了第一份工作。也是在那年 冬天初雪的日子里,她也像片片晶莹的雪花般飘进了我的生命。
 
  最初的相见并不浪漫,两个人都是去求职应聘。那年她也刚刚毕业,为了家 人和自己的梦想,从中部的一座小城来到这座我当时眼中的妖兽都市。
 
  这是她一生中第一次自己做出的重大决定,一同毕业的男友给了她另一个选 择:同他结婚。多年以来,她都把爱他当做她生命中唯一有意义的事情。于是当 她开始渐渐找回自己的时候,有些东西注定了将会失去,只是在当时,甚至以后 的许多年中,她都在找寻着她其实早该丢弃的人生。
 
  这天我紧张的可以,直到看见她背影的时候。我至今也不懂爱人的背影也会 有那么大的杀伤力。但事实就是这样。一个娇小的背影,一条跳跃的马尾和一身 素净的装束,使我不再紧张之外把第一目的更改为能看这女孩正面一眼。 
  自然这比求职要容易,空气在一瞬间凝动。洁净白晳的脸庞,小巧可爱的樱 唇,挺拔而柔和的NOSE,最动人而又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她那妩媚娇俏却清澈 见底的双眸。至今我都不认为她是我一生中见过的最美的女人,但却是使我唯一 无法抵御甘为沦陷的诱惑天使。为什么?唯一的答案是当时她居然会对我一笑。 
  (「那是给你压力哪,自作多情的傻小子。」妻道。「我哪知道啊?哦,怪 不得你喜欢坐上边,原来如此!」「该死,讨打!」)
 
  于是我忘了自己究竟到这儿来是做什么的。可是原本一脸正经的人事也好似 乱了分寸,大概也是吾妻所为。反正在一番莫名其妙的问答之后我马上就得到了 肯定的答复。难怪如今有时我会在老婆面前抬不起头来,原来归根结底我是吃 「软饭」的。(「饭可以吃软的,但人不可以」软「。」妻红脸道。「老婆放心, 我会摆正心态。白天吃『软』饭,晚上练『硬』功:霸王枪。」)
 
  我高兴啊,不是为了找到工作,而是能和她做同事,因为人事说:「你和前 面一位小姐被录取了。」
 
  人事索性好人做到底,安排我坐在她身后不远处。于是疲劳时可以看看她的 背影,午休时更可以欣赏一下睡美人的风韵(当时就这点出息)。偶尔面对也不 过是上下班的擦肩而过和客套的招呼,善意而有距离的微笑。
 
  记得有首歌叫「月亮惹的祸」。那么眼睛长得像月亮般的女孩就专会在男人 心中惹火。变做狂蜂般的男孩们纷纷把她当作了浪蝶似的一拥而上,结果是碰了 一鼻子灰外带一地折断的蜂刺。那个日后的狼人却像个绵羊般在一旁看了场闹剧。 
  不久公司把表现不错的新人送去培训,人事再一次善解人意的把我和她安排 在一起(所以现在每每想到那个退休的老人,都会有一种发自内心的近似于对革 命领路人的感激之情)。
 
  晚上从夜校出来赶上了那年的第二场冬雪,凉风吹得她小脸粉粉的,同样不 太见过下雪的她兴奋的像雪花绽放:「你好幸福,年年都能看到这么美的雪。」 
  「哪里,这里不常下雪。」
 
  「那么我很幸运喽?」
 
  「不,是我和这座城市的幸运。」
 
  「什么?」
 
  「不过我确实是很幸福。因为这场雪因你而来,而且我有幸能和你一同赏雪。」 
  「呵呵,真会说话,我以为你和他们不一样。」
 
  「是不一样,我说的是真话。记不记得,你我面试那天也下着雪?」
 
  「哦,这你也记得?」
 
  「所以很快会有第三场雪。」
 
  「好啊,如果有的话,我请你吃~~~吃雪,哈哈。」
 
  我望着她清纯的笑脸,几乎有些痴了。
 
  「怎么了?」她脸更红了。
 
  「我什么都不要吃,只想再一次和你一起赏雪。」
 
  她甜甜的笑着:「好啊。」
 
  然而这一天我等了好长好久,因为虽然这一天我终于等到了,却似乎永远也 没能等到一样。
 
  那晚,月光如火,我不安的守在窗前,反反复复地把气象局预报员咒上了数 百遍。当第一朵雪花飘落的时候,我颤抖的手拔动了话键,简短的招呼后,从电 话那头却传来了轻轻的哭泣声,我的心也像雪花般一下子坠到了地面。
 
[ 本帖最后由 tim118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ckboy金币 +10紅包補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1-08-05更新.